美食

光伏深度观察谁能玩转尚德

2019-06-02 03:2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1月初,江苏无锡,新华路9号,在落日的余晖之中,尚德总部的标志性建筑 全球的 建筑一体化 生态办公大楼,依然格外引人注目。这栋2007年底动工、2009年初落成的大楼,当时的造价约为2亿元人民币。

我至今印象深刻的,就是这栋很漂亮的总部大楼,造价非常之高。 2009年加入尚德的朱云迪,对本刊记者回忆说, 我以前经常去那里开会,每次都挺兴奋的。但它真的很不经济,如果换成一个比较节约的民营企业老板,可以用这个钱造三栋大楼。 当然,按照光伏电板目前的市价,这座大楼的价值,早已跌去了80%。

2011年10月,朱云迪已经辞职离开尚德,不过, 2009年12月,在做入职培训时,我真的觉得,尚德是一家我可以做到退休的公司。但待了一年后,我觉得,在这个公司呆到退休不太可能了,呆10年问题不大。到2011年上半年,我就把时间调整为5年。为什么终决定离开?因为我把时间从5年调整为3年了 。

为什么,我只在尚德做了不到2年? 朱云迪说, 一个方面是因为,我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对公司越来越了解。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外部市场环境的变化。2011年上半年,市场已经开始有变化了,所以,当时整个公司的高管团队也变动很剧烈,我相信,这些高管对公司未来的敏感度比我更高,他们的离职,以及日常工作态度的变化,很能说明公司的问题。

如果说,当年豪掷2亿元建造总部大楼的尚德,正如其创始人、董事会主席施正荣所期,是一个 高大、强壮,思维敏捷,有活力,35至36岁 的 中年男子 ,那么今天,这个 中年男子 貌似已经病入膏肓,奄奄一息。2007年底,大楼动工之时,尚德股价曾创下了88.65美元的纪录,但2012年底,它却创下了0.71美元的历史股价,并不得不为 重返1美元上方 而艰苦努力。

对于中国来说,2011年至今,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艰难时期。2012年,尽管全球光伏安装量仍在增长,但供需严重失衡,却让中国光伏企业成为了的受害者。 全球的产能是一年60GW,中国占据了其中的60%,但全球的需求,大概只有27GW。并且,这27GW里面,大概有10至12GW,已经被美国的First Solar等吃掉了。这意味着,中国接近40GW的产能,要去抢剩下15GW的市场,产能利用率只有不到40%。 一位长期关注的银行人士对记者称。

而在 供过于求 的市况下,整个光伏产业链,包括、、电池、组件在内的全系列产品,均面临巨大的跌价压力。2012年9月,产业研究机构Solarbuzz警示称,光伏组件的出厂价格已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3%,第四季度还将继续下降18%。雪上加霜的是,2012年,美国、欧盟和印度,又先后加入对中国光伏产品 双反 的阵营。

在这种情况下,谁的产能高,谁就有可能破产。所以,目前彭小峰(董事长)惨,然后就是施正荣。 上述银行人士直言。

大势如此,中国光伏业一片哀号。2011年,作为全球的光伏组件厂商,尚德在出货量增长33.3%,但产品售价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实现销售收入31.47亿美元,仅比2010年的29.02亿美元增长了10.8%,而其毛利率,则由2010年的18.7%下跌至12.3%。当年,尚德惊人地净亏损10.18亿美元,远远超过了其2005年上市以来的盈利之和(6.33亿美元)。

        
世界公认的受孕姿势有哪几种
宝宝早教的那些事
生男孩女孩自己决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