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有些决绝是凝固的眷恋拉比奥加盟尤文

2019-07-05 00:03: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些决绝,是凝固的眷恋

A 那个女子在昏暗迷离的灯光下唱一首不知什么年代的英文歌,声音低沉,吐词婉转。能把英文歌唱出中国古诗词一样的韵味,却又不让人觉得别扭,这在言珞看来,实为难得。 言珞特意转了几条街来到这个叫 布兰卡 的酒吧,目的就是为了听这个女子唱歌。言琪说,哥,你去听听小忆的歌吧,那歌声能带你去普罗旺斯的田野庄园和威尼斯的叹息桥,那里有亮的星辰和完美的落日。 言珞不懂这两者有什么关联。他不像言琪,在意大利留过学,懂得那些乱七八糟的地名和浪漫的名词。他只是个地道的商人,关心利益多于情调。 台上的歌不知什么时候唱完了,稀稀拉拉的掌声中,那个叫罗忆的女子欲转身离去。就在此时,台下正中央位置的一个男人突然叫嚣起来:罗忆,过来陪哥哥我喝两杯!他同桌的几个年轻男子立马跟着起哄。 言珞不动声色地看着,酒吧这种地方,这样的事常会发生,见怪不惊。他倒要看看,这个罗忆会如何地逢迎。 台上的罗忆只是一愣,然后像没听到一样,悠然转身走向后台,独留给众酒客一个纤细玲珑的曼妙背影。 他妈的,这妞居然不识抬举!那男人把手中的酒杯重重地顿在桌上,愤愤然地坐下去,不一会儿,又不甘心地站起来径直往后台走。 不好。言络一口喝干杯中的酒,眉头紧皱。 果然,那男人再出来时,手中多了罗忆。他用力扯着她的手臂往酒吧中央拖,后者则身不由己地跟着他的步子一路踉跄挣扎着,长发纷乱。 酒吧里一阵兴奋的骚动。 男人一把把她甩在自己的桌位上,随手拿起一大杯早就倒好的啤酒就要往她的嘴里灌。 把酒给我,我自己喝!罗忆稳了稳身子,昂然微笑着说。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男人先是一愣,继而抚掌大笑,好!早这么爽快,何劳我这样欺花掠草地对你? 罗忆接过酒,看都没看,闪电般地泼向面前那张得意的脸,没等对方从湿淋淋中反应过来,便神色懔然地扬长而去。经过言络身边时,她微微侧了侧头,言络终于看清楚了那张脸。那张苏州锦帛般精致得略显落寞的脸。 全场有片刻的寂静。经理带着二个保安适时地走过来赔礼道歉,并对着后台高声宣布,罗忆,你什么态度?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言珞看着这戏剧化的一幕,脸上有抑不住的笑容层层化开。 B 罗忆走出酒吧时已换上了自己的棉布白衬衣和牛仔裤。又失业了。这是二个月来的第三次失业。言琪,如果知道我此刻的处境,你该不屑地嘲笑了吧?她叹了口气,眼神迷茫地看向渐渐冷清下来的街道。 不远处停放着的凯迪拉克不知何时已缓缓地开到了她的身边。言珞探出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罗忆,上车。 是言琪让你来看我的笑话的吧?罗忆站住,冷笑。没错,她是个没有固定职业的酒吧驻唱歌手,随时有可能被声色犬马的男人调戏随时有可能失业,配不上言琪那样的书香门第。所以,他就可以在相爱了二年后一句 我爱上了别人 就把她打发了,并迅速销声匿迹。 这就是男人的嘴脸。罗忆望着言珞那张酷似言琪的面孔继续心痛地冷笑。 你知道我是他堂哥?言珞有点吃惊地问。 我曾在他的住处看到过你的照片。罗忆斜睨着他,掏出烟来抽。以前她不抽烟的,这玩意对嗓子不好。自言琪离开后,晚上睡不着时她就开始抽言琪留下来的烟,居然上了瘾。 言珞看着她漫不经心地吐出烟圈,看着晚风把烟圈次第吹散,心中有疼惜划过。车门一直开着,他在等着,等着她抽完烟,然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钻进车来。 带我去随便一个地方吧,我不想回家。罗忆疲惫地靠在坐椅上,眯着眼睛说。真的很累了,如果放纵暂时可以忘掉一切,这个酷似言琪的男人何尝不是的选择? 车在夜风中滑行,有风从车窗溜进来,吹在身上,似一双温柔的手在抚摸。罗忆恍惚欲睡。曾经的许多个夜晚,罗忆就是在言琪温柔的抚摸中沉沉地睡去,然后从晨光中醒来,看着枕边的言琪酣睡的脸,遥想天荒地老。 言珞不说话,专注地开车。这个女子居然在他这个陌生人的车里安然地睡着了!他该带她去那里? 稍加犹豫,他还是把她带进了自己的家门。四年了,自从妻子车祸身亡后,他已有四年没有带陌生女子回家。寻欢作乐有过,但那种欢场女子,不配进他的家门。罗忆不同。他是言琪的女人。 C 罗忆一间一间地来回仗量着言珞的房子。一个单身男人,独自住一幢三层共十二间房的别墅,每间房都整洁堂皇得没有一丝烟火味,人,怎么可以侈奢成这样? 她想起自己的家,一室一厅,和母亲常年挤在一个卧室,夏天热出一身的痱子,冬天冻出一脚的冻疮。就这样,老天还嫌不够刻薄,硬是要弄一身的毛病给饱经沧桑的母亲。不然,她罗忆用得着读到大二便休学,凭着美貌与歌喉夜夜跑场子么? 是的,言琪说得对,门第之间的距离太遥远,爱情怎能跳过世俗,轻易跨越?可是言琪你别忘了,只要我罗忆愿意,随时可以手攀富贵!罗忆望着言珞宽大的双人床冷笑,笑出了隐藏许久的泪水。 言络从公司回来时,餐厅里已经摆好了四菜一汤,样样色香味俱全。这个家,事隔四年,终于有了缕人间烟火。看着随意挽着长发,光腿穿着他的宽大T恤在餐厅与厨房之间不停忙碌的罗忆,言珞突然有说不出来的放松。 不要这么感动,只是想报答你昨晚的收留之恩和君子之范。罗忆淡淡地说,并熟练地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陈年干红,倒入早准备好的高脚杯里。 把盏无言。直到一瓶红酒见底,不胜酒力的罗忆方才泪流满面。言琪。言琪。她对着言珞轻唤,眼神迷离凄楚。 言琪,我们说好了的,要老到走不动时,相拥在窗前看星星。言琪,你怎么可以轻易丢弃曾郑重许下的诺言?罗忆趴在餐桌上喃喃自语。 言珞觉得自己的心软得快要滴出水来。他控制不住自己,伸手抚摸罗忆凌乱的长发,一丝一丝地,如同抚摸世上脆弱的珍宝。 不要离开我,言琪。罗忆的手温柔地缠上来,缠得言珞的心乱成无数飞扬的羽毛。深喘一口气,他抱起怀里这个柔若无骨的女子,快步走进卧室。 多久没有这样的酣畅了?身下的罗忆水波一样柔软地起伏着,低呤浅唱,一次次地让他体验着从人间飘向云顶的美妙旅程。他紧紧地搂着她,生怕一放手,她便如梦一般散开。 罗忆蜷在言珞怀里,微眯着眼想,言琪,如果你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D 以为成了言珞的女人,言琪迟早会跳出来,不痛心疾首也会暴跳如雷。可是没有。他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一个人绝情起来,居然可以无动于衷如此,着实让人佩服。罗忆有时甚至怀疑自己的回忆是不是出了错,曾出现在她生命里两年的言琪,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同样可恨的是,除了初相识那晚,言珞居然对言琪的一切也只字不提。他不提,罗忆也就不问。只要进得言家的门,不怕言琪不露头。 言珞温柔而略带霸道地说,小忆,不要再去酒吧唱歌了,如果实在喜欢这一行,我帮你联系声乐学院,你可以再回到大学时光。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受苦! 或许,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罗忆想,除了没有言琪,什么都有。上学,练瑜伽,喝茶,看书,写作,陪言珞应酬,出去旅游。太多事情可以做,每一天都活得充实丰盈。可是,没有言琪,纵使全世界都揽在怀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再没有意思,生活也还得继续。谁说过的,只要坚持,上帝总会给你惊喜。 罗忆的等来的惊喜就是,言络深情款款的求婚。 他说,小忆,我们彼此都有过去,但那已是过去,如果不能遗忘,让我们选择珍藏。以后,我需要你做我幸福的小女人,好吗? 当然好。罗忆在心里微笑着说,三个月来,我要的不就是这句话么?可是,真正听到这句话后,为什么心里只有汹涌的苦涩呢?只有在想到婚礼上有可能看到言琪那张气急败坏的脸时,她才兴奋起来,对着言珞满怀期待的眼展开笑靥。 婚礼的前三天,言珞一天一夜未归。他只在次日凌晨之前来了个,声音异常疲惫地说,小忆,我在处理一些事,你别等我,早点睡,养足精神,三天后做我美丽的新娘。 听着来自那端的疲惫,罗忆的心没来由地慌起来。那天夜里,她做了一个晚上的恶梦,关于言琪的,也关于言珞的。这些梦的片断如一波一波的暗潮,一会儿把她翻至浪尖,一会儿又把她掀进海底。 早上起床后,罗忆一直心绪不宁。打过去,竟然没人接。 罗忆决定去言珞的公司找他。 言珞的公司在城北的一条繁华商业街,罗忆曾随言珞去过二次。 言珞不在。接待她的是他的秘书周小姐。 言总的堂弟前天去世,昨天和今天言总都没来公司,应该一直在忙着他堂弟出殡的事。周小姐边说边殷勤地为罗忆倒咖啡。 言总的堂弟?罗忆的心一抖,差点打翻桌上的咖啡。 言总没跟你说么?听说他堂弟三十岁不到呢,得的绝症,可惜了。 言琪,是你吗?罗忆魂不附体地站起来,转身狂奔下楼。 E 是的,死的是言琪。你等我回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把一切都告诉你。言珞在里叹息着说。 他本来想暂时瞒过罗忆,让她安心地成为自己的新娘,想不到百密一疏,忘了警告秘书,使事情提前泄露。 在殡仪馆看到黑色镜框里俊逸依旧却再没有生气的言琪的遗照时,罗忆知道自己再也恨不起来。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她咬着嘴唇问一旁的言珞。 五个月前,言琪找到我,说拜托我照顾一个人,不是一时,是一辈子。言珞望着照片中言琪的眼睛,缓缓说道 他患了一种家族遗传病,这种病,来自于他母亲那一族。他的舅舅在三十岁那年患这种病死去,而言琪,今年也恰好三十。 这是一种脑神经系统方面的疾病,一直潜伏在人的大脑内,平时根本无法察觉,一旦发病,绝无医治的可能。医生预言他多活不过半年。 言琪那么爱你,不敢让你知道真相,怕你不忍离开他,怕他死后你会痛不欲生,便编了谎言欺骗你,但又放不下你,于是哀求我代替他来继续爱你。他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和资格。 罗忆浑身颤抖。言珞神情忧伤地凝视她,继续说道,起初二个月,我不肯答应他,和他的父母一起,带他倒处医治,但每次都失望而归。后来,看他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样子,便想着找你,或许,有所爱的人在身边陪伴着,他可以多活一些日子,起码,不会留下太多遗憾。 然而,那天晚上在 布兰卡 见到你后,我改变了注意,请原谅我的自私,小忆。言珞不再看罗忆,低头抚摸着言琪含笑的照片,絮絮说着,像是在忏悔。我太想把你占为己有,于是,隐瞒了一切。既然言琪已活不了多久,我何不顺了他的意,让你在我的呵护下淡忘他,然后跟我重新开始? 本来,我想赶在言琪去世之前娶你,然后带你离开这里去国外呆一段时间,没想到,他走得这样匆忙 现在你已知道了真相,小忆,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绝不勉强你。 是不是所有的真相都这般让人心碎?亲爱的,你让我情何以堪?罗忆抱头蹲下身去,深深的痛悔如千万条毒蛇在五脏六腑里游来荡去,吞血蚀骨。 黑色相框里,言琪的眼神一如既往地温柔,定定地看着罗忆,仿佛凝固着千年不散的眷恋和孤寂。 :忧郁的橘子


三季度PE投资近51亿美元
中国构建起海洋强国指标体系填补战略研究空
如今的电商行业已经形成了京东出击众电商应
店子镇远程教育为农家致富开辟新道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