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当初说好要离婚

2019-07-27 12:4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9吴老爷子的寿辰过得十分热闹, 如果要沿旧俗, 是要办三天酒的。Ψ杂ω志ω虫Ψ吴英秀本来也是这个意思, 但老爷子人老了, 不想折腾, 就挑了生日那天, 做了个寿。这天宴请了不少人, 满满当当摆了得有几十桌。宴席还没正式开始, 顾长霁偷懒,在阁楼上趴着窗抽着烟, 叹道:“真是朱门酒肉臭, 穷奢极欲。”小侄女欢欢抱着一盘子米粿子, 盘腿坐在他腿边,一张小嘴油乎乎的:“小叔叔, 你和小婶婶是不是还在冷战呀?”“你懂个什么冷战,”顾长霁掐灭了烟, “你来这里干什么?到时候你妈又找不到你。”“吃席太无聊啦, 我还是喜欢自己吃。”她从身后拿出一只穿了衣服的兔子玩偶, “和我的Kathy一起。”顾长霁看她一眼, 头疼地皱起了脸:“你手上的油全揩你家Kathy身上了。”欢欢又嘻嘻笑了一下。他冷着眼看下面和几个长辈站在一块儿的贺彰, 顾尔歆坐在贺彰身边, 跟屁虫似的,贺彰也没觉得不耐烦。顾长霁看了会儿, 实在觉得嘴巴痒, 就挑了根烟放在嘴上叼着, 过干瘾。“小叔叔,你是不是特别想和我小婶婶和好呀。”顾长霁:“你怎么这么烦人呢……”“因为我火眼金睛呀。”顾长霁开始怀疑这个小孩到底懂多少了:“你是天山童姥?”“天山童姥是什么?”欢欢又偷偷在Kathy身上擦了擦手,“我可以当你的僚机啊。”顾长霁:“我的天呐,你还知道僚机?”“哎呀,这个不是重点啦,”欢欢吃完了一颗粿子,终于觉得有点撑了,“小婶婶这么好看,你快和他和好吧。”顾长霁揉了揉她的脑袋瓜。再聪明的孩子,也捉摸不透成年人复杂的感情世界。“你不懂。”这又不是他想和好就能和好的。贺彰和他倒是算不上冷战。因为贺彰并不是不和他说话。同床共枕,同桌吃饭,在吴英秀他们面前的时候,贺彰甚至还能额外给张微笑脸。今天贺伊人也带着丈夫过来祝寿,顾长霁却不如贺彰的演技好,笑容里总带着几分僵硬。等寿宴吃完了,顾长霁把顾壮壮窝在手心里,走到河沿边散心。他找了块石头坐下,有人慢慢地走到他的身后,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顾长霁的后背僵直。是闻华笙。“爸。”再不情愿,顾长霁勉勉强强还是喊了这么一声。“阿彰都不肯这么叫我。”闻华笙很遗憾似的,“现在终于有你来喊我一声了。”顾长霁直觉来者不善,他摸了摸壮壮的毛,装傻不说话。他想找个借口马上走开。“给你介绍的那些人,你还满意吗?”顾长霁听他说这个,马上笑笑:“都挺好的。”“那就行,”闻华笙点点头,“你爸爸让我帮忙,我就怕帮不上。”顾长霁嘴上说着哪里哪里怎么会,心里却把老头子埋怨了一万遍,都说了不要麻烦这号人物,非不听。“那个吴圆……”他说了这么一句,满意地看见顾长霁的表情变了。“也是我糊涂了,找他过来帮忙之后,才知道他从前和阿彰有过一段,真是对不住你。”顾长霁心里明白了。这老头儿是来挑拨离间的。如果他像他正在扮演的这个身份一样,真心爱着贺彰,现在肯定已经在意得不行,要中招了。“没关系,都是过去式了,我要是介意,也不会和阿彰结婚。”他头一回这么亲亲热热地叫贺彰的名字,“阿彰”两个字从唇齿间溢出来,竟然很有些缠绵的意味。“也是,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我就放心了。”顾长霁认为是时候结束这段尴尬的聊天了,和一个居心不良的中年大叔说些没营养的东西,他还不如去和欢欢玩飞行棋。壮壮这时应景地喊饿。顾长霁忍不住要给她竖大拇指,马上来了精神。“猫饿了,那我就先……”“上回吴圆和阿彰在葳蕤山庄见面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么回事。现在的年轻人,分了手再见面,就像看见仇人。像他们两个那样,还当好朋友一样处着,应该是都放下了。”顾长霁嘴边的笑一下定住了。葳蕤山庄,就是上回刘曦带他去的度假村。那天贺彰因为太累,还在他身边睡了一觉。他没想到那天吴圆也在,贺彰什么都没说。明明知道这老头是存心说的这些话,但顾长霁还是止不住地在意起来。联系到贺彰说的那句话,他想自己明白贺彰是什么意思了。他和吴圆,也许已经开始进入了缓和期。顾长霁扯扯嘴角。这或许是好事。破镜重圆嘛,不管是从前的狗血小说,还是现在的狗血档电视剧,都还好这口。只是他要提醒一下贺彰,不能因为复合了就忘了他们两个之间的盟约。他回到家里,照常给壮壮喂了羊奶。等小猫重新睡着了,他拿起喷壶,给窗台上的一株虎皮兰浇水。贺彰正坐在他的书房里,拿着一个小提琴在调弦。今天难得天公作美,出了大半天的太阳。现在天虽然阴沉了下去,但光线还是很足。因此贺彰现在安静工作的样子也还算唯美。可惜顾长霁心里浮躁着,没心思去欣赏。他靠着门,看了一会儿,出声说:“这不是你常用的那把。”“嫂子给欢欢买的,请我校音。”顾长霁“唔”了一声。贺彰觉得他有话,停了手上动作,抬眼问:“怎么了?”顾长霁想问吴圆的事,却不太能问出口。这本来也不是该他问的事。他含糊说:“没事。”老站着也不算一回事,他搬了个椅子,从书架上随便拿了本书下来。他的心思没怎么在书上,安静地发着呆。直觉告诉他,现在或许应该说点什么。所以他开口了,说了一句自己都没想到的话:“我今天看见了前女友。”贺彰的睫毛闪了闪,然后他拿起手绢擦拭琴弦:“哪个?”“我在这儿就交过这么一个女朋友。”两人近的态度本来就不明不白,现在顾长霁忽然提及自己的前女友,贺彰认为他是今天吃坏了脑子。“哦,旧情复燃?”顾长霁说:“还没有,我没和她打招呼。”贺彰点点头,他的目光忽然瞥向了书架的一角:“给你写信的那个?”“不是。”顾长霁说。贺彰也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松了口气。“我应该已经说过了,”他尽量说得很冷淡,“我对你的前女友没兴趣,不用说给我听。”“该说的还是得说,万一我和她又成了呢,”顾长霁说,“还是要打声招呼。”贺彰抬起头,把头发捋到耳后。他总觉得顾长霁话里有话,阴阳怪气的。顾长霁把书塞了回去:“你什么时候回上海?”他们原定的日子是两天后,贺彰请的也是一周的假。“十号。”贺彰说,“你要提前回去?”“不,我改变主意了,我想在这儿过年。”月底就是除夕,所以当时吴英秀提出在舟山老家过春节。碰上天气好的日子,他们还能顺便去附近的岛上转转。顾长霁本来说自己容易在这儿待腻,不想真的待一个月那么久。而且老家这边太遵循守岁的习惯,新年总是过得很拘束。这回倒好,他什么都不管了。他这个忽然的决定让其他人都觉得奇怪,尤其是吴英秀,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小两口之间可能出现问题了。虽然还披着一层恩爱夫妻的皮,但有些小细节,是逃不开别人的眼睛的。顾长霁可以耍赖不走了,贺彰却走不开,偌大的一个乐团,他不可能一直处在遥控状态,必须要回去掌班。顾长霁也是清楚这一点,他希望能暂时一个人待着,避开他们两个之间那种奇怪的氛围。只是新婚之后的个新年,他们不可能分开过。如果他执意留在舟山,贺彰少不得也要再回来一趟。其实挺不方便的,两个人却都没什么异议。等贺彰按时间走了,顾长霁心情复杂,像是解脱了,又像是坠入了新的情绪里。总的来说,从他们回来给外公祝寿开始,就有哪儿不对劲了。顾长霁以为他们已经是朋友了。但实际上,在贺彰心里,可能什么都不算。欢欢舍不得贺彰走,伤心了好一会儿。她问顾长霁:“小叔叔,你和小婶婶会离婚吗?”这句话无端地勾起了一点怅惘。“不会的,”顾长霁说,“怎么会呢。”刚说完这句话,他就被吴英秀喊过去了。“你和阿彰吵架了?”吴英秀想不通是从哪儿出现的苗头,“阿彰走之前我也问了他,他说什么都没有。”“确实什么都没有,”顾长霁笑了笑,“我就是玩了这么多天,懒了,不想回去做事。”这倒是像顾长霁会做的事。吴英秀不肯这么放过他,拉着他的手说:“夫妻俩吵架太正常了,吵架没关系,一定要沟通,阿彰是个好孩子,你们不要因为误会就冷战。”“真没冷战。”顾长霁一个劲儿宽吴英秀的心,“我们自己有分寸,您就放心吧。”吴英秀就算不放心又能怎么样呢,小两口该闹的脾气还是要闹。贺彰走了,顾长霁就一个人独占自己的空间。入夜时,他坐在床上好一会儿了,床上都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他这才觉得有些冷清。一个人睡下以后,他仍然会下意识地往身边探。但这回并没有人会在那儿等着,他滚过去,只能碰触到一片凉飕飕的空地。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惊醒,然后把被子一股脑儿地全搂过来。人可真是奇怪,明明在一周之前,他还有种私人空间被侵占的不适感。这太不正常了。顾长霁心想,果然分开才是正确的。不知不觉之间,他居然已经这么依赖贺彰了。……“老大是被下了什么降头吗?”“今天发呆两次了,”童乐从谱架后面探出一张脸,“过几天要连续参加汇演的哎,他不会有问题吧?”Jason说:“没睡好吧,连我戴上眼镜都能看见他黑眼圈了。”唐徵羽用小修甲刀把指甲修圆,轻轻吹了两口气:“啊~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童乐:“谁是牵牛星,谁是河汉女?”唐徵羽:“谁知道呢~老大自己也不知道吧~”贺彰近的状态确实比较差。一方面是导师给的邀请,让他对自己的作品要求更苛刻了些,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改编。一方面是晚上的睡眠时间比较少。他居然开始失眠了。上回失眠,还是刚和顾长霁结婚的时候,不得不和他在一块儿睡,被顾长霁瞎几把乱睡的睡姿给折腾得身心俱疲。后面顾长霁倒是老实了些,却还是喜欢在梦里搞一些小动作。贺彰无法相信,他现在睡不着,是因为太安静了。枕边似乎还能闻到那种若有似无的椰奶香味,却听不见那阵让人安心的,轻微的呼噜声。他借助药物的助眠,但副作用是一直处在浅眠状态,夜里也容易多梦,导致第二天睡醒时,脸容易浮肿,精神也略显疲惫。的安慰是这种低迷的状态并没有影响到排练效果。他看见几个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提高了音量:“在说什么?”童乐忍着笑:“老大,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真的有一米九的猛男追你吗?”贺彰:“……”他横了唐徵羽一眼,后者马上装成嘤嘤嘤抹泪的样子。“有这个闲聊的工夫,”贺彰瞥了童乐一眼,“十年后你会成为大提琴首席的,童乐。”童乐:“…………”“老大,有人找你!”排练厅外面有个助理喊道。贺彰心头忽然一提,问道:“是什么人?”“长得很年轻,还很帅。”贺彰的心脏马上有些不受控制,轻轻提起来,一点点加速,小心翼翼地跳着,仿佛已经期待了很久。“你让他在会客室等等。”贺彰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来找自己,又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他磨蹭了几分钟,慢吞吞走出去时,看见一个纤瘦的男性背影,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阵失望。不是顾长霁。吴圆回头看向他,笑了:“好久不见。”贺彰说:“我不喜欢和前男友叙旧。”“我知道,”吴圆说,“所以也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时间,就是来告诉你一声。”他的语气温温柔柔,却含着挑衅:“你知道顾长霁现在忙着做些什么吗?”贺彰:“我不关心。”他要下逐客令,吴圆却率先说:“我已经是他的顾问了,他有告诉你吗?”贺彰愣了愣。“我猜也是,”吴圆露出了一个微笑,“你别担心,我没有闲到专门过来和你说这个。我收到邀请,过来看一场音乐剧,顺便来和你说一声。”贺彰:“送客。”工作狂贺彰很久没有这么狂过了,除了睡觉就是工作。他近连家都懒得回,就住在排练厅的小隔间里。到了年末,少不了大大小小的演出。连续三天下来,他累到了极点,回家之后倒头睡了一觉。这一觉就睡了一天,他几乎没有做梦,也没法醒过来。再睁眼的时候,他看见了顾长霁的脸。本来以为看错了,他眨了眨眼睛,确认这确实是顾长霁本人。“醒了?”顾长霁给他递了杯水过去,“睡了一天一夜,我都要给你双击666了。”贺彰:“…………”顾长霁露出了一种不敢赞同的神色:“因为你倒下了,我妈又说我一顿……”“妈让你过来的?”贺彰问。“是啊。”顾长霁嘴硬,不想说自己也担心。他看见贺彰一脸憔悴地陷入沉睡时,心里已经开始自责了,但等人醒过来,还是没法好好说清楚心里的那点小疙瘩。“我没什么问题,你可以回去了,让妈别担心。”顾长霁:“我是带了任务来的,要把你接回去,要不然我也别回去了。”原来是被逼着过来的,难怪这么不情不愿。贺彰这一倒下,给乐团吓坏了,忙不迭给他开了假,让他去好好放松。贺彰现在暂时也没事好做,弦崩太紧了,现在一放松,就陷入空白期,只能跟着顾长霁回去。再一次跨进这个老宅子,闻到园子里新鲜的空气,贺彰的神经确实得到了治愈。他去看顾壮壮,才不到半个月,这家伙长大了一圈,全身毛茸茸的,脸也圆了些,能在地上追着东西跑了。“他现在已经开始吃肉了,”顾长霁说,“特别能吃,哪儿是猫啊,分明是只猪。”两个人就像是已经离异的夫妻,只能靠孩子产生共同话题。贺彰说:“听说你现在在做杂志?”这件事顾长霁没告诉几个人,也包括贺彰。他是打算做成了再声张的,否则很容易没面子。但贺彰现在不仅知道了,还知道得很详细。“你后爸告诉你的?”“不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贺彰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意还是不在意了,“什么时候开始筹备的?”“也没多久。”顾长霁把知情的人想了一圈,他亲爹比他还要爱面子,肯定不会到处去宣扬。闻华笙只知道他在要民俗方面的人,却不知道他具体要做什么。的人选就是吴圆。刚闹过不愉快,顾长霁不想再提这个名字,自动忽略了这个话题。是吴欢欢过来解救了他们。“小叔叔小叔叔,”小女孩一来就使唤人,“我想吃你做的糖醋鲤鱼。”顾长霁:“不做,我又不是你爸妈请来做厨子的。”欢欢就抱着Kathy撒娇,磨得顾长霁没有办法,下厨去了。只剩下了贺彰在这里。欢欢又挂着那种鬼灵精的笑,对贺彰说:“小婶婶,吃糖。”贺彰低头看了眼,正是他特别爱买的那种,不由得笑了。“我买了好多,”欢欢说,“小叔叔也喜欢吃,但是他还不承认。”贺彰说:“他是这种人。”“小婶婶,你现在好点了吗?”欢欢歪着头,“你这次生病,小叔叔可担心了。”“他会担心我?”“当然了。”欢欢拿出一副飞行棋来,“那天我们一起玩,他接到电话,就突然把我的棋子扔掉了。”贺彰看着被放在他手心里的蓝色棋子。“但是姑奶奶让他去接你,他才肯去,”欢欢人小鬼大,深沉地叹气,“婶婶,你别不要小叔叔呀,他这么笨,会单身一辈子的。”

滁州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聊城哪家专科研究院治疗牛皮癣好
松原治疗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鹰潭好的专科治疗性病
玉溪输卵管粘连有哪些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