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地府问仙

2019-07-27 12:3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阎氏不知道有危机靠近,此时府里一片祥和,被给予厚望的少主如今得到神迹,更是被老祖宗看重,带到更大的舞台,每一个想到这的阎氏族人都挺起胸膛,期待着他们腾飞的一天。点阎允居所旁不远处,这里一个院落,是特意为阎翎羽整理的。他如今作为阎氏仅有的两个脱凡境修者,享受的待遇早就不是其他阎氏家兵可以比肩的了,本来他是打算追随阎允而去,可惜阎允不同意,于是他每天就在此地修炼,这也是阎氏给他的任务。此时阎翎羽正坐在他房间里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狼人,严厉的说道:“月娇陪着少爷去到丰都,临行前把你交给我看顾,以后你就得按照我说的做,知道吗?”让人看着阎翎羽凶煞的神情,害怕的退后了一步,可是立即又收敛住害怕的情绪,对着阎翎羽呲牙,显然他并不服阎翎羽管教。“哼。”阎翎羽看着狼人的神情,冷哼一声,说道:“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必须听我的。”“不,我要…找…月娇!”狼人口齿不清,说话断断续续的,但是神情却很坚毅。“月娇正在去到丰都,已经不知道离这多少万里了,而且州与州之间如同有一道凶兽的屏障,别说你一个搬血境的小修者,即便是我,想要穿越过去也危险丛丛。”阎翎羽呵斥的说道。“算了,你也就一个半傻子,说这些不过是浪费我的口舌,你只要给我记住,不准出府邸一步就行,要是被我发现你不听我的话,有你好受的。”阎翎羽瞪着眼,让狼人不自觉的哆嗦一下,他在郅昊神藏里的几年可是被阎翎羽收拾惨了,即便他什么都不懂,此刻想想也兀自害怕。“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可以出去了!”阎翎羽挥手赶走狼人,后又继续修炼开来。“月娇……丰都……”出了阎翎羽院子的狼人,嘴里碎碎念叨,看了看身后阎翎羽的房间紧闭的房门,一咬牙,就跑了出去。杜氏整合完毕,挑选出绝大多数人,有上千人,只留少部分在此地。这些被挑选出来的人,神情没有一点将要参与厮杀的恐惧,有的只是兴奋。“老八给他们发眼罩,然后我们出发。”杜氏家主叫过老八,吩咐着说道。“是。”老八领命,招呼几个族人,不大会扛来一大捆黑布,每人一块,让他们蒙在眼睛上,而被发眼罩的人,都是一辈子没有去过外面世界的人,他们不知道出去和回来的路径,所以即便他们被抓住,也不能够审问出他们的藏身之处。“走!”待族人都带好眼罩后,杜氏家主命令老八又检查一次,这才招呼着向山洞行去。整个队伍一千多人,只有杜氏家主和四个长老,还有就是老八是不用蒙眼的,他们各自带着一拨人,化作一条长线,跨入山洞里。“我们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特别是在无尽山脉里,只要遇见人就不要留活口,知道吗?”出到洞外,杜氏家主对所有人吩咐道。说完,招呼四个长老,一起上前探路,而老八则带领蒙着眼的族人跟在后面。“好多人,这些人在干什么?”有一队冒险者隔着一里地与他们相遇,惊叹着说道,并且神情警惕的飞速离开,可是杜氏家主怎么可能让他们安然离开。只见他猛然飞身而起,对着这队人极速而至。“啊!神通境修者!”几个冒险者时刻关注着杜氏众人,看到杜氏家主使用神通境才能够使用的飞行能力,大吃一惊的叫出声来,又见这神通境修者居然对着他们而来,不知道面对他们自己的将会是面对什么,可是他们无能为力,毕竟他们只是几个融合期的修者,离神通境差距十万八千里,逃跑什么的都是枉然。“大…人…有何…差遣!”有一个像是领头的人,看着转瞬而至的杜氏家主,结结巴巴的问道。“哦,没什么要差遣你们的!”杜氏家主停于几人的上空,看着几人,淡淡的答道。几人听了这话,神情都是一松,可是转瞬间就听见杜氏家主继续说道:“只是你们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事,所以……”“啊,快逃!”几人听到杜氏家主的话,神情猛然一惊,四散着想要逃跑。可是这对于神通境修者来说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就见杜氏家主眼里闪现一抹凶厉之色,右手虚空一按,霎时,几个冒险者还没有跑出一步,就如同被一座大山压顶,浑身骨骼纷纷断裂,被拍在地上,如同一摊烂泥,已然没了气息。轻易的解决掉几人,杜氏家主也没有收拾现场,这个地方,不消片刻就会被野兽吞噬一空。“走!”杜氏家主回到队伍中,招呼一声,继续前进,身后的蒙眼族人,一直静静的走着,他们都是修者,感官敏锐,倒不会出现什么状况。又过了一刻钟,杜氏家主还有四个杜氏长老,又解决了数次遇见的冒险者,这时候杜氏家主叫停队伍,道:“解下眼罩。”听了这话,所有人迫不及待的取下眼罩,打量四周景色。“憋坏了吧!如今不再需要隐藏,想怎么叫,怎么闹都可以了!”杜氏家主淡淡一笑的说道。“啊……哈哈……”杜氏族人放声大喊大叫,发泄心中的兴奋。声音震荡,左右树木都唰唰作响,飞鸟惊慌,呼啦啦的从树冠中扑棱着翅膀鸣叫着飞了出来。动静很大,让守在无尽山脉入口处的阎氏家兵们都疑惑。“你带着你手下去查探下,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声。”阎氏家兵一个头领,对手下一小头目吩咐道。“走!”小头目点齐手下五人,向着传出声音的地方疾驰而去。此时杜氏的人,离出口处已然不远了,小头目只一会就发现了他们,看到这么庞大的队伍,小头目大吃一惊,连问话都没有问,就飞速的想要离开,汇报给头领。可是他发现杜氏众人的时候,杜氏也发现了他们。“阎氏家兵!?”杜氏家主看到几人装束,而且更是看到他们袖口绣着的“阎”字,立即就认了出来。“哈哈,开胃菜来了!”杜氏家主大笑,神情转瞬间又变得狰狞,“阎氏给予我们杜氏的,看来要从你们几人身上开始了!”“哈哈……”所有的杜氏族人都放声大笑,且围拢过来,把阎氏几人严严的包围在中间。“你们是什么人,敢于我阎氏为敌?”阎氏家兵小头目听到杜氏家主的话,心沉到谷底,这一拨人与自家有大仇,如今想要离开显然是不可能了,他知道如今活命已经是奢望,只是看着这么庞大的队伍,心里实在是为家族担心。左手悄悄的伸到袖口里,那里有一个警报器,只要拉开,声音能够传出数十里,这样就会让族人警惕了。“别费力气了,虽然我不怕你示警于阎氏,可是要是有胆小的阎氏族人逃跑了,那多不好,我可是要把你们阎氏杀到鸡犬不留的。”他的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杜氏家主的眼,只见杜氏家主右手一挥,阎氏家兵小头目只觉得胳膊一凉,侧头一看,已经被齐肩削断,这时候鲜血才流出来,直到此刻,他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没有去想手臂为什么会断,既然左臂已然没有,他抖动仅有的右臂,霎时藏于袖子里的报警器落了出来,落在他右手里。“示警!”他大喝,提醒手下几人,他的手下早就被杜氏的阵势吓傻了,这时候听到头的话,这才猛然反应过来,纷纷掏出袖里的警报器,想要拉响。这时候就见,杜氏家主右手一挥,道:“交给你们解决了,我们好上路。”杜氏族人早就按捺不住了,听了家主的话,“嗖嗖嗖”的就有数人杀到阎氏几人跟前。“放心的去吧,要不了多久,你们阎氏所有人都会来陪你。”杜氏家主一脸狰狞的说道。阎氏家兵一行六人,修为的就是这小头目,不过也才融合初期罢了,面对杜氏攻击,连抵挡一下都困难。“噗,噗……”杀到的杜氏族人,修为高处他们许多,只一瞬间,几人的手臂就被卸下。“喂!前面的别太快。”后面的杜氏众人吼叫着,跟了上来。“走!”直到半刻钟,杜氏家主才招呼着手下继续前行。这时候此地哪还有,阎氏家兵的影子,留下的不过是一堆血肉罢了。

黄冈哪家专治牛皮癣好
南通专治性病的医院
吴忠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郑州的医院专治妇科
吉林知名整形美容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