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覆云乱煜 第六十三章 将计就计

2019-10-12 19:48: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六十三章 将计就计

萧煜独自返回锦州城内的途中,遇到两拨唐家余孽不自量力的刺杀,被萧煜屠戮殆尽,蜀州唐家巍巍数百年,豢养心腹死士自然有一套章法,即便唐家家主已死,唐家大厦已倾,仍是效忠旧主,誓为旧主复仇。以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些死士颇有春秋侠义之风,而唐家的养士手段也的确不错,只是如今萧煜身处局内,更是站在这些死士和唐家的对立面,就不好说是对还是不对。

萧煜蹲下身,扯下一名娇小刺客的面巾,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这名年不满二十岁的女子已经死去,双眼大大地睁着,望向头顶冬日的天空。萧煜谈不上什么恻隐之心,只是随手将她的双眼合上。

蜀州动荡不安,锦城又是蜀州的中心地带,自唐家败亡之后,除去郑家等寥寥几个世家,其他或依附唐家,或作壁上观的诸多世家,纷纷遭难,仅是锦城及其周围一带,就有近五十家豪强飞灰湮灭,被当场吊死的就有近千人,一时间到处可见被挂在树上或架子上的风干尸体。另有一部分人则是曲苍的暗卫秘密处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初选择与谢家合作的诸多世家,除郑家外,大多不在锦城,见此情景既有幸灾乐祸,更多的还是后怕不已和兔死狐悲。萧煜毫不在意世家态度的酷烈手段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现在的世道,世家虽然还占了很重的分量,但已经不是多年前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门阀了,自从儒门覆灭,大楚消亡,老牌世家的力量就日渐衰颓,而如今将门军阀势力的兴起,已经代替世家门阀成为某种意义上的“主角”。代表西北军阀的萧煜,代表东北军阀的牧人起,代表中原军阀的萧烈,代表北地军阀的秦政,以及代表江南军阀的陆谦。明眼人都能看出,五大军阀瓜分了大郑,其余如蜀州唐家中州赵家之流,夹在五大军阀的缝隙之间,覆灭不过是时间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代表西北将门意志的萧煜一路行来,所见皆是甲胄鲜明的西北甲士,而不见半个百姓,偶有几个锦衣华服却披头散发的年轻公子,也是被甲士押着往城外行去。萧煜知道在城外有一个占地近十亩的刑场,在那儿被“荡秋千”的世家子弟已经不下于百人。而具体主持这场“肃清”的就是他的小舅子,林寒林冷乾。也正是由此

,林寒成了锦城被仇视的人物,几天来遭遇刺杀不下三十次,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大大小小世家几乎是排着队登门拜访,林寒官邸前车水马龙。

萧煜回到驻扎在唐府旧址的行辕,曲苍已经恭候多时,将自己准备好的卷宗呈上,“王爷,这是林都督近些天来的来往记录。”

萧煜接过卷宗,随手翻了翻,冷笑道:“闽行?”

曲苍低下头去,不敢多说半句。

萧煜合上手中卷宗,面无表情道:“闽行其心可诛,拟令,调任闽行为汉中总兵官,受陕中行营督师蓝玉节制,由林寒递补剑阁行营提督总兵官,魏禁返回西北养伤,撤销两湖行营,由本王亲自领兵。”

三大行营中,以两湖行营为权重,负责西北军出蜀入湖事宜。而剑阁行营为紧要,驻守剑阁,即便两湖战事有失,只要退守剑阁,仍可保住半壁蜀州,而以剑阁为立足之处,进可攻退可守。魏禁重伤,萧煜借此收回两湖行营大权实为不得已之事,而林寒卖掉闽行,却是赚了一个天大的便宜,成功取代闽行成为剑阁行营掌印官,即打压了西凉派,又再次拔高自己,甚至可以凭此东山再起。

曲苍代笔写完萧煜手谕之后,又依照萧煜口述,以萧煜语气写了一封给闽行的私信,在信中,萧煜措辞严厉,直接点明魏禁之事。

了解整个始末的曲苍知道,魏禁终还是做了别人的踏脚石,林寒这位国舅爷要趁势而起了。

刚刚离开锦城前往剑阁的闽行在半路得到自己调任汉中总兵官的调令,先是不忿大怒,继而萧煜的私信却让他由震怒变为苦笑。

闽行将手中信笺交给李宸,叹息道:“寓公,咱们着了林寒的道。”

李宸看过信笺之后,亦是苦笑道:“偷鸡不成蚀把米啊,真是亏大了。知公,我们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闽行长谈道:“只能先去汉中,然后再做打算。好在汉中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地位特殊,由此看来王爷还没厌了我,只是略作惩戒而已。”

李宸点头叹息道:“也只好如此了。”

相较于闽行的哑巴吃黄连,林寒这边就是意气风发了,这次萧煜对于闽行的震怒让林寒的地位再次拔高,俨然有恢复当年统领六万亲军时的风光之趋势。而锦城内外的“肃清”行动也已经接近尾声,林寒也正好由锦城前往剑阁,正式就任剑阁行营掌印官。

在与曲苍进行交接之后,林寒在大队甲士的护卫下,浩浩荡荡地出锦城,去剑阁。

林寒本以为自己顶多是明哲保身,却没想到变成了渔翁得利,顶替闽行成为剑阁掌印官,虽说与闽行结仇已是必然,但总得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车厢内,林寒揽着林璃的肩膀,轻笑道:“这次多亏夫人计策。”

林璃没有去看自己的丈夫,而是望着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景色,微微蹙眉道:“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咱们这一关过得……似乎太简单了些。”

林寒脸上的笑容收敛,“姐夫他……”

林璃脸色平静道:“王爷在将计就计。”

林寒脸上阴晴不定,轻轻拍打着窗框,“你说,姐夫……王爷会不会恼我?”

林璃展颜一笑,“夫君放心,中原有句老话叫做不看僧面看佛面,有姐姐的情面在,王爷不会把夫君怎么样的,夫君能升任剑阁行营的掌印官就是明证。”

提起林银屏,林寒情绪平稳了几分。

萧煜曾说,萧煜有愧无愧人,整个天下,林银屏是无愧萧煜。

虽说这些年,萧煜与林银屏有相敬如宾的趋势,但林银屏在整个西北的权势却是有增无减,前段时间萧煜亲自伸手王府,还不是被林银屏弄了个灰头土脸?

林璃轻轻说道:“虽说有姐姐在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我们能自己解决还是。夫君你只要稳住蜀州,到时不管是进是退都能游刃有余,毕竟王爷的三族中,父族决裂,母族覆灭,只剩下妻族,夫君你是王爷的亲近之人,只要谨小慎微,不错便是对。”

林寒突然笑道:“世人都说姐夫刻薄挂恩,不过姐夫对我却是没得说,没功劳没资历也没啥才能,能爬到左都督的位子,该知足了。”

林璃说道:“夫君,你是草原上的雄鹰,终有一天还是要回草原的。”

林寒无可无不可道:“如果不能做草原王,那就没有回草原的必要。”

林璃拿出一面小镜子挂在车厢壁上,对着镜子放下头发,一头乌发披在肩背上,美艳动人。

“夫君。”林璃转过身子,冲着林寒妩媚喊道。

林寒一个激灵,脸上浮起男人特有的笑容,张开双手,问道:“夫人这是想早点要个孩子?”

林璃一笑置之。

林寒从后面抱住自家娘子,右手轻轻抚摸着柔顺如瀑的三千青丝,在她耳边轻声道:“等我回去,就把你扶正,让你堂堂正正地做林府女主人。”

...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如何走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费用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主治医生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费用表
分享到: